“湖广填陕西”人口源流考 ———及陕西西乡县周氏迁徒源渊 图 /文 周显玉
作者: | 来源: | 时间:2020-06-20 11:53:08 | 收藏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湖广填陕西”人口源流考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及陕西西乡县周氏迁徒源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/文     周显玉

 

   

       灾,战乱迫使人类迁徒,而迁徒导致姓氏传播,促进迁徒地经济向前发展,社会经济发生变革。

     “湖广填陕西”是中国历史上继“湖广填四川”之后的大迁徒,明未清初对陕西影响巨大的迁徒,而西乡县在“湖广填陕西”“四川填陕西”的迁徒中及后,从历史上看占有浓墨重彩的位置。  

     翻开历史,史志、族谱让我们清晰看到明未清初这一段“湖广填陕西”“四川填陕西”史事及人口源流迁徒史:及周氏在西乡县迁徒源渊。

    明,熹宗继位,为天启元年,奸臣魏忠贤把持朝政,祸国殃民,内乱不断,西乡连遭灾荒,捐税粮饷告急,知县奏请州、郡府及朝廷实行疏民措施,天启六年(公元1626年),周氏同胞兄弟五人:“芝文、芝玉、芝彦、芝梅、芝?从湖广麻城孝感来西乡,(捆绑而来)。落户于梭罗关窖沟,在其地拓居置田地,建义学,择基地。”〈周氏三族碑志〉。(图一)在这期间,“周尚元同胞三弟兄被从湖北麻城孝感被用绳子捆绑押来西乡,大哥在西河,二哥在窑沟,老三在周家岭,其中一分支,因口舌不合,而分立为水东周家营分支。”(周家营碑文。)(图二)

明,祟桢元年[1627年],陕西大饥荒,延绥缺乏粮饷,高迎祥及饥民王大梁聚众反,自崇桢四年,高迎祥(李自成带侄儿李过追随高迎祥)。及老回回、扫地王、射塌天、满天星、过天星、混世王、张献忠共三十六营,二十多万人从陕西聚集在山西,征战不断,崇桢八年,老回回、改世王、横天王、过天星等及高迎祥、张献忠一共十三家七十二营在荣阳大聚会,商议抵御官军,未有结果,后在陕西几场战事,官军败,义军掠富平,宁州、西安、平凉、风翔等郡县,崇桢九年高迎祥从郧、襄入汉中,李自成入商洛。

崇桢十年(1637年)陕西大饥,道瑾相望,换子而食,树叶草几乎食尽。

崇桢十三年二月,张献忠义军入大巴山,在镇巴县渔渡、九拱坪与明军左良玉展开激战。

崇桢十七年正月,李自成在西安称王,改为大顺元年,崇桢十七年三月,李自成义军进北京,五月二日,李自成败退北京,

回西安后,又派人攻陷汉中,顺治二年二月,李自成及其义军亡。

    战乱期间,为避战乱周??从湖北麻城县大槐树高滂堰迁至西乡,先后居杨河法宝,后移黄池草庙柿子树湾:(柿子树湾碑文)(及柳树镇周氏分支:桥房、桐车分支)。

顺治三年[1646年]四月,陕南均为明朝统治,五月陆续归清朝统治,据西乡县志记(五月西乡县方归清朝统治)。由于明未清初,陕西从陕北到关中、陕南均为主战场,战火纷飞,生灵涂炭,加之自然灾害等长期破坏,陕西农业经济凋敝不堪,加之沉 重的赋税负担,人民得不到休养生息,生活十分困苦。直到康熙初年,仍无明显改善。

1659年,周昌吉因战乱纷争从湖北麻城孝感一带迁来,感其西乡安定,逐定居于白龙塘龙王沟。

1662年,周崇武在四川省顺应府大竹县云池里高楼坝出生,因四川省战乱不上,为避战乱,抛弃在四川六世居住之地,于1673年中迁来西乡上高川定居。

在康熙十二年(1673年)十二月,在人民喘息未定之际,吴三桂在云南杀巡抚朱国治倡乱反清,三藩反,南方各地纷纷响应,次年(1674年)春,总兵吴之茂反于汉中,追随吴三桂反清,陕南遂为叛军所据,陕西的其它州县也为叛军所占。叛将谭宏盘据西乡长达五年,在西乡、洋县、城固、镇巴等县烧杀抢掠,人民流离,土地荒芜。战乱给陕西一带造成空前破坏。

康熙十八年(1679)十月,清军提督王进宝、赵良栋从西北二线分兵南下,十一月王进宝攻克汉中,叛将王屏藩溃退广元,叛将谭宏取道四川万源退逃川东,陕南各县相继收复,又归清朝统治。

在五十几年内,陕西动乱不断,农业经济一蹶不振,特别陕南一带,据(西乡县志,食货志)称:1674年,西乡仅存丁9072丁。据嘉庆《续修汉中府志》卷二十一《山内风土》云:“郡属土著无多……南北两山及西(乡)、凤(县)、宁(羌)、略(阳)、留(坝)、定(远)之属,则老民十只二三,余均为新民矣。”陕南各县每况愈下,村庄破败,人烟稀疏,田地荒芜。

在康熙十八年十月后陕西归清朝统冶至康熙五十一年,陕南各县却出现了“前门驱虎,后门进狼。”的悲剧,几任知县、如史左等,为了自已的政绩私利,邀功媚上,虚报复垦荒田亩数,加征地丁。使本巳负担过重的在耕农民雪上加霜,增负虚报空粮,苦不堪言,迫使农民再次弃田逃税,流散异乡,人口继续减少,真是哀鸿遍野,民不聊生,农业经济巳濒临崩溃。

康熙五十一年(1712年)八月调来西乡的知县叫王穆,字静渊。江南松江府娄县人,原为安徽积溪教谕。常以忠良自效,立志为国为民作一番事业。初入陕南见村庄破败,人烟稀少,进入西乡,见田地荒芜,村野农民多是鸠形鹄面,嗷嗷待哺。他到县后先查阅资料,邀请绅士父老座谈,征求治理西乡起死回生之术。他又以大无畏的气概知难而上,带上少数吏员,带上干粮,深入全县各地,访问疾苦,征询意见,探求恢复农业经济,彻底改变西乡残破局面的良策善计。通过深入了解,博采众议,终于找出西乡农业经济衰败的症:劳动力大量减少,不敷恢复全县生产的需要。

思虑再三,一个招徕移民的重要方案开始形成,他立即号召和鼓励属员,为彻底改变西乡残破局面,实施这一方案而统力协作,同时,其它治县及配套措施开始展开。于是一个恢复农业经济,彻底改造西乡残破局面的宏伟计划,便在西乡及陕南大地开始付诸实施。

首先:扑灭虎患,安定百姓,由于战乱民逃田荒,遍地蔓草虎豹狼熊因以侵入平川,白昼横行,常伤人蓄,至使路断人稀,于是王公悬重赏,募善捕虎者数十人,(其中有打虎英雄周洪基)从康熙五十二年(1713)至五十四年(1715)间,共“射虎六十有四”,虎患终得消灭,使得“商通于途,民歌于野,四境宁谧,霄行无碍”。在西乡县西城门外立:“射虎亭”一座,以记其事。(附照图三)

但是,招徕移民,解决西乡发展农业经济所需劳动力,必须向人口稠密的各省进行,必将牵动数十县,涉及好些难以预料之事,这是一个小小知县根本无力解决的,适逢湖广总督鄂海奉调任川陕总督,他关心民疾,提出“坐贾行商,不如开荒”,“开财之源,莫若垦荒、种植两项。”并向各府县发出《申饬垦荒种植牌》,王公接这文告,得到极大鼓午,于是向汉中知府、陕西布政使、陕西巡抚、川陕总督呈明招徕移民、复垦荒田计划,请求批示和支持,不久得到督抚两院及省、府批准。

王公得此批文,立即向本地逃亡在外的业主及周围各省无业贫民发布招徕告示。设招徕馆(图四),并责成户房、吏房,筹措经费,备购种籽,耕牛,以便支应远来移民生产需要。同时晓渝各地里老、乡约,必须协助县上安量移民生产,申禁劣绅、恶棍不得刁难移民,进行排挤,滋事者严惩不贷。自此正式拉开了“湖广填陕西”人口大迁徒的大幕。

这时,湖广等省无业农民有亲见布告者,有风闻传言者,迫于漂流佃种之苦,怀着信疑参半的思虑,打发健壮男丁,三五结伴到西乡踏看实情。周氏的先祖们这时也从湖广麻城孝感、及其他州县来到西乡,这些农民到县目睹实况访明真情,即向县衙申请垦荒立户。其中周从富是湖广省麻城孝感人,(生于乾隆38年),其先祖由湖广迁四川省大竹县大槐树,周从富风闻此事,遂迁来西乡县上杨家河陈家坡落业(当时属西乡县辖),县衙招幕打虎队时,其孙江池坝周洪吉是出名大力士,遂参与,被授猎虎英雄。(后由杨家河分迁沙后分水岭、七里沟、西河、江池坝、马家湾、十字坡、林塞河、马家窑、牟家庄、茶镇等地。)原落户窑沟周芝文、芝彦等五弟兄,芝彦、芝梅定居窑沟,芝文、芝玉己迁吕家湾,看县衙告示后,逐去黄池碥看地,原夏、王二户战乱不知所终,(加之相邻秦、武、徐、黄四姓在麻城均有亲,迁来相邻)。便扦上标板,周芝文、周芝玉到县衙领其地,并由县衙助周芝文在原住户夏姓上面山梁下修其草房,由县户房改其黄池碥为周家碥。期间,(1712年)周成、周嵩、周贤三兄弟见布告后,从湖北麻城结伴而来,先落脚西乡武镇殿,周成在五渠坝扦扳领地落户。其他各姓均是如此,县衙着令他们各随其愿,先往各乡联系里老、乡约和保甲人员实地察看。看好荒地,问明原逃亡田主姓名,各自在荒田内扦上标板,写明新垦移民姓名,然后返回县衙,到户房办理授田,顶原逃户粮银,当即发给凭证,永远管业。这些领到契证的农民开始在其所占荒田开始垦荒生产。其所在地名,随来垦荒者的姓氏不同:形成今天的:李家沟、周家坪、张寨、等等以姓氏为头的地名。

考虑远来移民新创家业十分不易,无“下脚粮”要向在耕土著农民借买,无付食搭配得及时种上生长期短的瓜果蔬菜,还得购置农具,贤知县着令户、工房筹措经费、备购种子,连田“朋户”发给耕牛,无旧房可供栖身者,资助新修草房。其间因田界不明或争水灌田者发生口角者,都责成里老、乡约等人一一解决。这些先到移民收完首季庄稼,陆续到县衙领取文书,返回原藉搬迁家眷,但是,事情并不顺利,在原籍有的被羁押,有的被打扳,有的在关卡拒不放行。由于这些移民均已变卖家产,因各地阻止滞留原地或中途,成千上万移民叫苦不迭。各州县报文湖广总督,湖广总督报文户部,户部去文陕西查询,川陕总督鄂海查明西乡县移民回藉搬家实情后,立即向户部报文陈明原委,并引据《大清会典,垦荒通例》中“地方官广加扩徕各处逃民,不论原籍,永准为业”等语,并请户部依照湖广迁垦四川的成例,户部查明真相,依照《大清会典》有关条例,发文湖广各府县毋得留难移民,问题始得解决。王公乘此有利时机,向湖广、江南各地再次发出招徕文告,号召无田移民垦荒立业。

此时,湖广等地无业农民,已知原籍府县放行,又知赴西乡垦荒为业,可免三年钱粮、差徭、杂项,于是成千上万,扶老携幼,不惮千里之遥,向西赶行,于是人类历史上又一次人口大迁徒出现了,“湖广填陕西”至此达到高峰。牵扶相助的老少移民现象一直延续了数年之久。当时陕西提学使王云锦亲见这种情景,在《空群图记》中写道:“……及按临汉中,车马所历,闻士民之口无不啧啧、称叹西乡贤使君不置,余犹未之深信也,盖以耳食者众。或静渊为取有一二可人意者,蚩蚩之众,或递相传为美谈未可知也。及至兴安(今安康)道半,数百里之内,见有熙熙攘攘而行者,皆以西乡王使君能活人,是以吾侪小民不远千里而归也……”。

移民中有来自湖广、广东、江西、广西、贵州、四川等地,湖广人最多,据嘉庆《续修汉中府志》卷二十一《山内风土》云:“则老民十只二三,余均新民矣。新民湖广最多、川民亦多……”。仅据“路照”中所知:有因人多地窄,无田耕种,有因江水漫淹,田房淹没,有因佃种田地,辗转漂波者,到了西乡后,他们以自己心愿选择了田地,拥有了属于自已的田地,劳动倍加奋发,三年之间,西乡到处出现了炊烟四起、鸡犬相闻生气篷勃的火热局面。凋敝的农业经济开始复苏。

具县衙户房纪:《湖广填陕西》期间迁来西乡周姓有:

周朝和及子周得议、周得信叫湖广衡州府衡阳县幕兆乡五荀王上房屋迁汉南又乐蔡园,后十六年,又迁西乡小地二里桥,牟家坝花柳树湾居住,再后分迁桥房、桐车安居。

周雅锡,清嘉庆十八年生于湖北麻城县仙居乡永宁村松柏庄,道光十一年迁来西乡下高川杨家碥定居。

周玉富,祖藉湖广麻城孝感,迁来西乡县居县城东关正街。

周?原居四川达县地区南江县人,迁来后定居木竹坝红土地。

周贞福:江西府瑞昌县沙平湖人,携子周文甲、周文选、周文玉来西乡,扦扳领地,在堰口落户,所居之地为昂号周家碥(现民主村)。

周?祖籍湖北麻城孝感槐树庄,弟兄三人,迁来陕西,为防走散后相聚,将一口铁锅分为三块,大哥锅底,二哥锅邦,三哥锅沿,行至镇巴县大哥走不动,留在镇巴县,后演变成周家营一族;二哥在西乡县四季河扦扳领地,定居于此,地名改为周家坡;老三到洋县西关一带定居。(后一部分也迁到西乡四季河)。

二土地周氏:(包括城关前锋周氏、大河河西周氏分支)均是从四川省迁来。城小南街(周选民支)从四川省云阳县迁此。

桑元、团结周氏由洋县黄官界牌迁来。西乡城关周序继分支,由旬阳县桂花乡十八盘迁来。

上高川周达明由四川省达县麻柳亚大风乡巴庙树二组,先迁至镇巴县观音、平安、(1945迁西乡县上高川红庙、周家河、上高川街居住。)

在这三年间,贤知县抓了以下德政:一,垫偿钱粮,团结各方力量,这场移民垦荒改天换地的浩大工程,他动员县衙六房、吏书、马快、库子、书办、门子、马夫各司其责,同时苦口婆心动员广大里乡保甲人员、地方绅士以及土著老农全力参与。同时他多次去西安谒见总督鄂海,面陈原前任所欠钱粮无力偿还苦衷,鄂海深知西乡情况,幸获批准得以免去西乡所欠钱粮。王公无后顾之忧,专心致力垦荒兴县大事。二,清丈田亩,改变催征,对于由战乱荒田,隐瞒田产,豪霸乱占,县衙统一清丈造册,具文申报督、抚两院,这样负担公平,百姓高兴,县财政也得到根本改善。对催征钱粮,过去催征纪律混乱,里书衙役无不籍故苛索。现改为每张纳粮通知单的五户农民,轮流负责向户房缴纳。新法一立,顿见成效,民皆不惮路远,踊跃去县交纳。三,兴复水利,防涝抗旱,在抓移民垦荒时,动员里老、乡约为提高农村抗旱防涝能力,安亩出劳,修复大小堰渠,河流淤沙。四,自捐俸薪,筑城浚濠,西乡城墙经数十年战乱风雨,其墙遂倾,城濠巳淤,王知县认为守土保民责无旁贷,于1713年春,自捐俸薪于农暇,召匠役夫修城疏壕,十月告竣,致使土墙整密,焕然一新。又续修县志十卷。

 

至康熙五十六年(1717),移民垦荒兴县巳大见效,官库丰盈,百姓乐业,见其成效,西乡人口巳达60480余人,移民51400人左右。由于户部已批准移民,川陕总督支持,西乡又有成功做法,其它州县纷纷效其做法,据(嘉庆《汉南续修府志》卷21《附志山内风土》商州直隶州“向来树木丛杂,人烟稀少,近则各省穷民渐来开山,加立十倍之多”。(卢坤《秦疆治略》)因移民人数大量增加,朝廷为了更有力的进行控制,将兴安(今安康)由直隶州升格为府,陕南山区各州县人口也普遍大增,“如镇安县由乾隆初年的3800余口增至道光初年的159800口,”(民国《镇安县志》卷3)。“镇平在乾隆朝巡检时领荒开垦者仅七八户,到嘉庆年间(17961820年)增至8000余户,道光年间增至10200户,94800人。”(民国《镇平新编简要县志》)。乾隆至嘉庆年间,由于人口骤增和垦殖规模的不断扩大,先后增设孝义、宁陕、留坝、定远四厅,道光初并又增置砖坪、佛坪二厅。百余年移民入陕南的人口达300余万。另据曹树基先生估算,至道光三年,兴安移民及其后裔为101万,汉中府为141万人,商州移民为58万人,移民人口各占当地总人口的83%,可见“湖广填陕西”移民规模之庞大,这次移民活动,有力的推动了当地的农业经济发展,带动了城乡商业经济的繁荣。移民子孙成了当地人员结构的主要成份。先辈们的拓荒创业精神激励着后代,数百年来移民们一代又一代为社会进步努力拼搏。周氏移民西乡后,如打虎英雄周洪吉(江池坝人)、进士秦州儒学正堂周守正、华阳千总周明(窑沟、周家碥人)郾平县知县周本分(下高川人)、榨水知县周述之(西河人)、榨水知县周兆雄(窑沟人)。核专家周治发(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)(周家碥人)。陕西省物价局付局长周化举(窑沟人)、西安市审计局局长周盛显(窑沟人)、毛主席的图书管理员周洁(女)(西河人),镇巴县常委:县纪检书记周庆富(窑沟人)及济世良医,反抗日寇侵华的勇士、抗美援朝烈士、高级工程师等专业技术人员、编辑、国家公务人员、教师、以及耕读相传的祖辈们,他们有苦难、有流血、有奋斗、有辉煌,一代又一代推动社会进步,促进人类文化的发展。

在西乡当时移民修建的“湖广会馆”、“江西会馆”、“武昌馆”至今仍存。充分说明垦荒兴县的历史意义是十分深远。而做为这次移民的倡导和首先实施人西乡知县王穆,他执政七年,勤政爱民的事迹,当地城乡人民无不崇敬感激,集资在西乡西城门内修“王公生祠”一 院,以资永远怀念。

数百年过去了,做为移民的后代,我们仍深深的缅怀勤政爱民的一代先贤,他的立身治事道,爱国爱民的赤子之心,仍是后辈人的楷模。先辈们拓荒创业的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。参天之木,必有其根,江河之水,必有其源,我们与祖先血脉相连,先祖曾经以苦难与辉煌,会通过血脉流传到我们现在,只要人类存在,将会永远流传下去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   移民后代   中国未来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高级工程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中华周氏联谊总会常务理事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11226日   于汉中

 

 


相关新闻

手机APP客户端

滚动新闻+more
健康+more